《原来,我们都对自我误解太深》:「主场思维」让我们对结果怀抱

  • 作者:
  • 2020-06-10
  • 484人已阅读
向前付诸行动,不忘向后观看自己

在印度哲学中有一个重要的基础理论,称为「人生轮」,亦即认为人生是受到三种重要元素的影响而转动。

印度哲学的「人生轮」强调,这三种元素彼此互相牵连、如同齿轮,所以并没有所谓的开端。不过,传统中在解释「人生轮」时,会先以「认知」做为第一个元素,第二个是「情绪」,再来是「行动」。这三者是不停转动的,也就是认知会产生情绪,情绪会构成行动,行动会影响认知,然后认知再产生情绪,形成轮转不停的人生理论。

为什幺人生轮的概念如此重要?因为这个过程其实阐述了两个重点:第一,你必须付诸行动;而相对于往前回溯,你必须往后看,才有办法解决现在的问题。为什幺要往后看呢?正是因为唯有透过你即将採取的行动,才有办法扭转自己的认知。

举个例子。我们常常会遇到价值观产生冲突的时候。做为一名教育工作者,我重不重视学生的需求?当然重视;我重不重视制度?当然也重视。对我来说,两者都很重要。但是,在我的脑海里,同时会有很多我觉得重要的价值观并存。那幺,我什幺时候才会知道,哪一个价值观对我来说比较重要呢?就是这些价值观在实务层面产生矛盾的时候。

不久之前发生一件事,让我印象很深刻。某个週末我开设了一堂课,报名截止日期是前一个星期一,整个工作团队也都确认过了。结果星期二下午,一个长年都有来上课的学生写了一封信过来,说他知道截止日期已过,但忘了报名,不知可不可以让他补报?

这时候,我究竟该不该让他补报名呢?这就来到了价值观抉择的时刻。一方面,我觉得制度很重要,但另一方面,我也觉得学生的需求很重要,可是当我面临实务状况时,就必须从中择一,选出一个我认为更重要的价值观。

如果我让他上课,不就违背了自己设下的报名规则?那我的工作团队会怎幺想?他们会不会觉得,这是一个没有制度的团队?下次会不会有同样的事情发生?但是,如果我不让他上课,我是不是就不够重视学生的个人经验和需求?

由此可见,行动之所以重要,是因为你唯有在行动时,才会发现到,「啊,原来我是这样的人、我最重视的价值观是这些」。而这种对自我的认知,是只有透过行动才有办法校正的,也才有机会更认识自己。

这就是为什幺人们常认为纯粹的理想主义者不太可取,因为他们鲜少有实际行动。

理想主义者往往有一百个理想,但却没有为那些理想设定价值顺序,所以就不会知道到底哪个可以妥协,哪个不可以。人类只有来到实务的行动时,才有办法知道哪一种价值是比较重要的。

印度哲学认为,行动会让我们的认知产生变化,所以如果想要改变自己的认知,就非付诸行动不可。因为,在行动的过程中,我们可以发现自己原有的认知是什幺样貌。再者,只有在行动中我们才会发现,自己是否能够养成一种新的认知,来取代旧有的认知。

所以,想要追溯过去、寻找自己的成长过程是不是出了什幺问题,这种方法其实是无效的。我们应该做的是开启新的行动,并且透过这个行动,去产生新的认知循环、构成新的人生轮。如此一来,才能打破习惯聚焦于负面的惯性。

结果是中性的,不能期待只有好,没有坏

那幺,我们旧有的思维与行动模式是什幺样子呢?

许多人往往认为「只要我……就会……」,而这种旧有的思考模式,我称之为「主场思维」。在生活中的每一天,经常可以听到或产生这种思维。

以刚才那名出国念书的朋友为例,他可能认为「只要」拿到国外学位,回来后「就会」找到更好的工作。

各位是不是很熟悉这种句型呢?「只要我找到工作,女友就会跟我结婚」「只要我出一本新书,我的脸书追蹤人数就会破十万」「只要我参加社交讲座,我的人缘就会变好」「只要我减肥,就交得到男朋友」……

这种经由「主场思维」而产生的行动模式,有什幺致命缺陷?

按照印度人生轮理论,人之所以想要付诸行动,一定是因为我们有情绪。具体来说,正因为我们现在有了损失感、对现况感到不安,然后又想补足这种不安,就会去做代偿的行为。

但是,如同先前提到的,只要代偿,就一定会递弱,尤其当我们又建立在这样的旧思维之上,所採用的行动模式自然会是错误的。

以那名出国唸书的朋友为例,他产生了「只要拿到国外学位,就会找到更好的工作」这种旧思维,然后就付诸行动,努力念书、争取工作。在这个过程中,他必然遭遇到许多困境与挫折,但我们往往认为,只要可以成功,一切压力也就值得了。

然而,实际上会发生什幺状况呢?那就是「就会……」的结果,往往跟我们想像中的不太一样。

朋友努力的结果,可能有两种:第一种典型状况十分常见,那就是他会为后面的「就会……」赋予很高的期待;但是,当不符合他期待的结果出现时,往往会面临极大的失落与压力。

就像朋友在学成归来时,经历了差不多三个多月的待业期——这在一般人听来,好像还满正常的,但对朋友来说,这三个月的等待根本如同地狱。

这种期待落空的巨大失落,不但会加强匮乏感,更糟的是,往往还会因此开启另一种新的主场思维。比如说,原先的主场思维是「只要有学位就有好工作」,当结果不符时,他可能又会开始想,「我只要投一百份履历,就可以找到工作」,假设结果又不符合期待,他又会再开启第三个主场思维……

这也是为什幺某些宗教团体永远很赚钱。当人们遇到问题时,许多宗教人士会告诉你:「因为你不够虔诚,所以才会这样,你只要……就可以……」然后,就会让你在这种迴圈里一直滚、一直打转。

所以,主场思维让我们对自己行动的结果,怀抱着不切实际的美好期待;更具体地说,就是期待结果只有优点、没有缺点;这样的期待,会使我们忘记无论结果如何,它都是中性的,必然同时具有优点跟缺点两种面向。而当此结果出炉,我们发现它与期待的美好不相符时,反而强化了自己的不安与匮乏感,而没办法真正解决问题。

第二种结果,就是当你的主场思维被证明有效,也就是结果与你的期望相符时。

比如说,你努力投了一百份履历后,终于找到工作,这件事反而会强化你对主场思维的依赖,认为这是合理的、是好的。可是这种想法最大的问题在于:当得到的结果与预期符合时,势必会创造另一种新的匮乏感。

沿用前例说明,当我们的行动,满足了「取得更高的学历、换到更好的工作」这个主场思维,虽然目前看来,暂时是补足了本来的匮乏感,但内心深处知道,在我们的生命中——特别在这个时代——每天都产生各种各样的不安感来偷袭我们,不断暗示自己有多匮乏、多不安:「他现在过得多好,我却不如他」「他已经有多少支持者了,我却没有」「他做了好多事,我却什幺也没做」……

就算换到更好的工作、收入变得更高,也如愿进入规模更大的本土传统产业,但又有可能产生新的不安:这家公司的职场氛围,好像比之前的更官僚、死板?本土企业是否比较不思转型、未来会不会跟不上时代?

这时,人往往会认为,好不容易找到新工作,实际状况却没有想像中这幺好,于是又产生了新的匮乏感,进而又有了新的主场思维,结果仍旧在这个过程中不停转来转去。

主场思维的关键问题在于,我们对于结果有过度的期待,又被现有的匮乏感逼得以为那就是唯一答案,但事实上,我们只不过是以新的匮乏感来替代旧的。这就好像一列火车一边往前开、我们一边不停在火车前头铺设新铁轨一样,永远都不会有铺完的一天。

印度哲学认为,当一个人有欲望时,若是一味地满足,只会创造更多欲望。就好像口渴的人去喝海水只会更渴,所以这种说法又称为「饮海效应」。

几年前,麦特.戴蒙主演一部电影《长城》,片中出现的怪物「饕餮」就是很好的象徵物。母饕餮只要吃了东西,就会不断生出小饕餮,而欲望也是如此。一旦满足了欲望,只会创造出更多欲望——也就是匮乏感。在我们的生命中,匮乏感就是透过这种错误的方式来满足你,进而不断繁殖。

在这里,错误的方式指的就是主场思维它只会一再养大匮乏感的胃口,而匮乏感正是我们痛苦的来源。这种现代人常用的「只要……就会……」行动模式,为人们创造了无尽的痛苦。

不过,我先前也一直强调,匮乏感的存在并不是我们的错,而是跟整体大环境有关。在本章开头,我们提到现代社会因为人口膨胀与人际接触的频率变高,导致我们只看到别人的优点、自己的缺点。

我也常遇到类似状况。我在宗教圈服务时,从事的是相对比较有创意、具改革性的工作,周遭当然也有许多宗教圈传统派的朋友。每到年底,各个宗教单位都会有年度回顾活动,我也会整理自己这一年做了多少事,像是写了哪些书、办了几场活动、讲了多少课等。我觉得自己已经做了很多,可是,只要看到传统派朋友邀请哪些人来讲课、做了什幺事,我就突然觉得自己做得好少!但是,当我和他们聊起来时,他们反而会觉得我做了很多事情,他们自己好像什幺也没做。这是很奇怪的事情:他们做的事情明明很多,我做的事情也不少,可是我们都互相认为对方做的比较多。

当有一个比较的对象出现时,我们往往会倾向关注对方的优点比较多、付出的努力比较大、想法比较好……但是,如果这时我产生了「只要我跟他们做一样的事,就会……」的想法,在今年开始照着传统派的方式行事,那幺再隔一年,我会怎幺想呢?到时候我可能回过头来发现,哇!那些新创派的朋友做好多事喔,我到底在干嘛?

人就是这样,一直在旧思维的循环中往复来去。正是因为我们让新的匮乏感取代了旧的,而没有根治,才会一再产生问题。习于用错误的方式解决,反而把匮乏感养肥了。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原来,我们都对自我误解太深:从印度哲学思维,找回真实的自己》,究竟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熊仁谦

人有聚焦负面的天性,看事情往往会「你们都有,我却没有」;
人有思考节能的天性,总是「一因论」,上演想法私奔效应;
人有脑补剧情的天性,经常凭空讲出非真相的故事;
人有未来不可测的悲观天性,带有不可能改变的末日感……

面对人的诸般天性,作者透过印度哲学的洞见和觉察练习,
带领我们一层层远离断见、跳脱认知陷阱,活出生命大智慧。

现代人对「情绪勒索」一词大多不再陌生,但大多数人不知道的是,勒索你的往往不是他人,而是你自己。当对方的反应与我们的预期不符,放大的感受,错误的认知,在在扭曲强化了种种情绪。

印度哲学里一直有理智的「认知-情绪-行动」人生轮观点,因为理性的认知到事物与情绪的面貌,可以为我们的心带来平静与专注,帮助我们採取更贴近真实且有利于自己的行动。

複杂的人际问题,也能以印度哲学的思维来解决与回应,因为不论外在问题为何,我们都可以往内转换想法,鬆绑被自己勒索的情绪、被自我绑架的认知,用更宽阔的观点与心境,化解人生难题。

印度哲学的思维练习,不只是训练我们保持理性,感到内在平静,
也在于瓦解我们解决问题时会有的恐惧感受与诸多想像。
当我们能看出自己主观认知上的错误,
对客观现实有更贴近的认识,
就能战胜人类天性之中思考节能又悲观的本能,
从生存模式转为真正自在的生活在这个世上。

本书揭示了从正常的感受,到扭曲的情绪之间,会经历的三种历程。

认知到这样的过程,就像是为你和你的心提供了「你不需要这样想」的静心解方。

而印度哲学「如实」的思维练习,则从每一天遇到的问题开始,不再像过去一样,以为自己一定得这样想、那样做,最终能让你的思想更符合现实,远离断见与常见的认知陷阱。

本书特色

继《别让世界的单薄,夺去你生命的厚度》之后,90后、熟悉汉藏梵英四种语言的佛教学者,及「快乐大学」创办人熊仁谦,再一创新力作:以印度哲学解析现代人被自我认知绑架,而无法活出快乐自由自主的生命。独特印度哲学观:相较于西方科学与世界观,看待情绪问题的分科治学态度,本书依循印度哲学的传统,以跨学科、多元世界观的概念,讨论情绪如何构成、被扭曲、误解,包括对事件的起因、本质、结果的探讨与看法。提出自我认知谬误的新观点:比如,对于「情绪勒索」新解──看出是情绪勒索,还不够;真正勒索你情绪的,是你的预期与结果落差;情绪勒索你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你自己。《原来,我们都对自我误解太深》:「主场思维」让我们对结果怀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