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克拉克奖:Nakamura和实证总体经济学研究

  • 作者:
  • 2020-08-10
  • 793人已阅读

克拉克奖(John Bates Clark Medal)创立于1947年,有年轻版的诺贝尔经济学奖之称,颁奖对象为40岁以下的年轻美国经济学家,或者在美国工作的外国优秀学者。今年此奖项是颁给柏克莱大学的Emi Nakamura,成为Susan Athey(2007), Esther Duflo(2010), Amy Finkelstein(2012)之后,另一位优秀的女性经济学家获奖。Nakamura的研究领域是实证总体经济研究,也是继Lawrence Summers于1993年获奖后,再一次有总体经济学家得到克拉克奖。

Nakamura的生平与研究方向

Nakamura从小在加拿大成长,父母和外婆都是经济系教授,就读高中时,曾到父亲任教的英属哥伦比亚大学(UBC)修习经济学,开启她对经济学的兴趣。她在普林斯顿大学完成大学学位,后至哈佛大学攻读经济学博士。在哈佛期间,其指导教授包含知名总体经济学家Robert Barro,产业经济学(Industrial Organization)的翘楚Ariel Pakes,Nakamura将后者的研究方法,引入总体经济研究,尝试解答过去难解的总体经济研究议题。

Nakamura目前的研究方向在实证总体研究,和其另一半Jon Steinsson共写许多研究,议题横跨财政和货币政策如何影响经济体,各商品价格变化和通膨之间的关係,使用新型的个体资料解答旧有的总体研究议题,为总经研究注入活水。

财政政策如何影响经济体?

目前许多已开发国家面临的一个主要问题是,是否应该通过增加政府支出来刺激经济。经济学家对这个问题的意见,存在严重分歧。虽然许多经济学家认为,政府支出的增加可能产生很大的「乘数效果」(multiplier effects),意思是政府的支出,可以带动更多的经济产出,达到刺激经济的效果。但许多其他学者对此效果持怀疑态度,有些人甚至认为政府支出的增加,可能会损害经济复甦。

但这类政策辩论很难有实际证据支持,举例来说,在金融危机时,政府倾向于在产出低的时候增加支出,所以到底是经济产出影响政府支出,还是政府支出影响经济产出,这种鸡生蛋还是蛋生鸡的因果关係判断问题,不容易解决。正如同我们以前的文章所说,相关性并不意味着因果关係。要解决此问题,需要的是某种「自然实验」,即政府支出的伪随机变化(pseudo-random variation)。

为了解决此研究问题,Nakamura和Steinsson使用政府的军事支出,由于美国参与的战争不少是由地缘政治因素造成的,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与当时美国经济状况无关,而且美国的军费开支,在各州之间的差异十分不同,例如当美国的军费支出总额增加1%时,加州的军费支出平均上升佔该州GDP的3%,而伊利诺州的军费开支仅增加该州GDP的0.5%左右。利用各州间的军事支出佔GDP的差异,他们得出乘数效果大约是1.5,也就是当一个州的政府支出增加1%时,该州的GDP可以增长1.5%。

使用各州军事支出的差异巧妙之处在于,当加州相对于伊利诺州的军事支出增加时,整个美国的政府政策是相对固定不变的,首先,美国的整体军事支出占总体GDP长期保持稳定,而改变只在各州之间。其次,美国联準会不会对于加州和伊利诺州有不同的利率,这可以避免财政政策的决策受到货币政策的影响。同样的道理,美国国会也不会通过法案,提高或降低加州跟伊利诺州的税率,来应对不同的军事支出,而军事支出并非各州负担,因此各州也不会以此调整州税。

2019年克拉克奖:Nakamura和实证总体经济学研究

总体经济学的另一个核心问题:货币政策如何影响经济体?回答这个问题的挑战是,大多数的利率变化都是有原因的。例如,如果央行或联準会採取降息的政策,那他们可能是看到现在的经济表现不好、产出降低。但此时要再研究联準会採取此政策,会如何影响产出和经济表现,就会产生因果问题,究竟是经济产出的情况(A)影响货币政策(B),还是货币政策(B)影响经济产出的情况(A),很难断定其关係。

为了解决此问题,Nakamura和Steinsson观察当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公布利率调整后, 30分钟内美国国债市场的价格变化,他们宣称这些时候的债券价格和利率变化,是由联準会的政策和声明引起的,而不是对其他经济或政治事件的反应。他们的研究发现当联準会做出升降息的决定时,可被视为一种对市场的讯息。例如当联準会调升利率,市场会解读联準会对于经济基本面持乐观看法,才会採取此政策。而此讯息对于未来的经济产出有正面影响。

价格多久会改变?

《经济学人》曾写过一篇文章,探讨许多经济学家想要了解的一个问题:价格变化的频率如何?他们将价格移动的频率比喻成交通号誌,向人们发出讯号,如果灯光很容易变化,资源可以容易重新分配。但如果价格具有黏性(sticky price)或者僵固性(price rigidity),经济体的调整也会变慢。在经济学的教科书中,经常会用「菜单成本」(menu cost)来做比喻,也就是一般餐厅如果订好餐点价格,在短期内不愿意调整价格,怕会让客人不开心,即便食材的原物料价格上涨。但当通货膨胀很高的时候,不时常调整餐点售价,对于餐厅是很大的负担。

货币和财政政策如何对经济体产生影响,很大一部分取决于价格的黏性程度。假设央行增加两倍货币供给量,如果价格反应完美迅速,则所有商品的价格也应该翻两倍,虽然名目利率改变,但实质利率不变,因为通膨率也会相对应改变。但如果价格调整缓慢,央行调降名目利率,会造成实质利率也下降,从而增加产出。换句话说,缓慢的价格调整,扩张性的货币政策会使产出增加。

Nakamura和Steinsson的研究使用美国国家统计局(BLS)的资料,他们发现几个现象。虽然从整个经济体来看,平均价格会经常变化,但其实价格调整,高度集中在某些行业。有些商品(ex:服饰、汽油)的价格会在一个季度内反覆调整,而其他商品(ex:服务,《经济学人》的文章便提到律师费很少打折)通常在短期不会调整价格,所以并不像过去的研究显示,其实大部份的商品价格调整并未经常改变。而在高通膨的时候,店家比较常更动价格,符合菜单成本的模型预测。但是他们的研究也发现价格变化有季度性,在每年第一季时更加频繁。

小结

Nakamura曾在一场演讲中提到,很多人开玩笑将总体研究类比气象学(meteorology)的研究,因为两者都对长期预测十分不準确。但她也提到,过去的人们由于不了解天气现象,因此会敬拜天神祈求风调雨顺或者下雨,但随着气象学研究的进步,愈来愈多人们相信专业的气象预报员,而不再只是祈求上天。

同样的在总体经济学,虽然现在的研究仍不足以让我们完全理解财政或货币政策的确切效果为何,但如果有更多学者投入研究,总体经济研究可以提供我们了解有关世界如何运作的讯息,将有助于减少意识型态的影响,相信未来会有更多证据可以帮助政策讨论,达到帮助政策制定的目标。

延伸阅读:2018克拉克奖 — 机制设计与教育政策

参考资料AEA, Bloomberg, WSJ, Economist, Vox, NBER ReportNakamura, Emi, and Jon Steinsson. "Five facts about prices:A reevaluation of menu cost models."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3, no. 4(2008):1415-1464.Nakamura, Emi, and Jon Steinsson. "Monetary non-neutrality in a multisector menu cost model."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conomics 125, no. 3(2010):961-1013.Nakamura, Emi, and Jon Steinsson. "Price rigidity:Microeconomic evidence and macroeconomic implications." Annu. Rev. Econ. 5, no. 1(2013):133-163.Nakamura, Emi, and Jon Steinsson. "Fiscal stimulus in a monetary union:Evidence from US region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04, no. 3(2014):753-92.